澳门新莆京娱乐

项目推介 /

【观点】“一带一路”与浙江发展——大湾区时代赋予浙江跨越发展新契机


浙江跨越发展

面临的新契机


   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牵引浙江跨越发展。伴随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铺开,陆港火车(义乌中欧班列)与海港巨轮(宁波舟山港)如双翼,正为浙江发展带来新动力,抒写新篇章。浙江作为沿海开放大省,仅在开放强省方面,2017年全年累计实际利用外资1207.3亿元,同比增长2.7%,超额完成“五年五千亿”目标。“一带一路”正引领浙江新一轮跨越发展。

  大湾区时代赋予浙江跨越发展新契机。在“一带一路”强力推进的时势下,大湾区正成为现代区域发展的新增长极。从地理学角度看,湾区是由一个海湾或相连的若干个海湾、港湾、邻近岛屿共同组成的区域;从天时地利看,大湾区靠港而生、依湾而兴;从世界版图看,全球60%经济总量集中在入海口,当今海洋战略正使大湾区的地理交通与海洋贸易等优势更为彰显。毋庸置疑,大湾区时代正在开启。作为世界版图的突出亮点和一流滨海城市的显著特征,东京湾区、纽约湾区、旧金山湾区、粤港澳湾区、环杭州湾及长三角等,其发展前景备受关注。粤港澳湾区城市群今年在全国两会上首次写进《政府工作报告》,深圳、厦门、青岛等地也纷纷提出湾区发展战略。浙江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报告中也明确提出“谋划实施‘大湾区’建设行动纲要,重点建设杭州湾经济区”发展思路。显然,对于身居长三角、坐拥杭州湾的浙江而言,大湾区时代正赋予新使命,浙江因环杭州湾而面临新一轮跨越发展的新契机。



浙江拥抱大湾区

时代的战略支点


  蓝色文明孕育了浙江深层的战略地位。浙江自古是我国对外开放的门户与前沿,浙东古越族人在海上丝绸之路、尤其在东亚地中海(环中日韩)航线乃至南太航路开拓中居功至伟。浙江地处欧亚大陆东部漫长海岸线的中间点,是西太平洋北方航线(东北亚航线)和南方航线(南洋西洋航线)的交接点。浙江在蓝色文明及海洋时代的战略地位不容忽视。

  环杭州湾是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与长江经济带交汇的战略支点。长江经济带是我国今后15年经济增长潜力最大的地区,可成为世界可开发规模最大、影响范围最广的内河经济带。而长三角正是长江经济带这条巨龙的“龙头”,环杭州湾则无疑是巨龙的“龙眼”。其中宁波不仅是古代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之一,宁波舟山港更是全球最大的综合港和首个年货物呑吐量超10亿吨港,连续九年位居世界第一,其深水岸线超过全国的五分之一。杭州湾出口处不仅已成为太平洋西岸最大的国际航运中心,伴随欧亚大陆高铁贯通与对接,更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物流中转枢纽。无疑,将环杭州湾作为战略支点,有利于融入全球经济大循环、提升国际竞争力,有助于打造浙江面向未来跨越发展的一个整体性品牌。环杭州湾要在2035年建成国际化、现代化、世界级大湾区,成为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浙江样板区、长三角区域创新发展的新引擎,时代正赋予环杭州湾以重任。


明确三大推进路径


  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全面铺开的今天,浙江正大力推进大湾区大花园大通道大都市区建设。环杭州湾作为战略支点,必然以开放创新姿态拥抱世界。纵观世界各大湾区,都以林立城镇、交互便捷、环境优美、文化开放著称,且有清晰的发展定位及推进路径。如东京湾区(产业湾区)、纽约湾区(金融湾区)、旧金山湾区(科技湾区),环杭州湾区无疑也必须予以清晰定位。“大湾区经济统筹、大湾区生态保护、大湾区地缘建设”应是其中三条关键的推进路径。


  大湾区经济统筹:跨区域协同共生。大湾区经济是跨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新方式,是海陆两栖及国家海陆统筹战略的具体化。在环杭州湾的建设推进中,须增强一体化意识,变“行政区划界线思维”为“区块整体思维”;须强化产业结构优化、负面清单管理、要素配置效率、贸易自由化协议、跨境协商管治、跨区合作与利益共享等制度机制配置;要借助沪、杭、甬等地的集聚与辐射功能,整合海港资源和平台,带动腹地发展;促进大湾区经济统筹的“功能性整合与制度性整合”共同推进,形成海陆两栖、跨区域协同共生的格局。


  大湾区生态保护:全过程协同共治。必须避免大湾区走“先污染后治理”的弯路,绿色发展是大湾区顺应生态文明时势要求的基本前提与重要保障,大湾区建设发展应充分彰显生态保护内涵。在大湾区建设发展中,须及时配置与填补大湾区生态风险预防、大湾区污染源削减、自然资源资产评估、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、大湾区生态修复、生态补偿与损害赔偿救济、生态损害责任追究等制度机制。促进政府—市场—社会的全过程协同共治,生产—生活—生态的融合。


  大湾区地缘建设:“一带一路”的多边合作及规则话语权形成。必须充分认识到,大湾区建设不等于大湾区经济建设。大湾区不仅是发展海洋经济的重要依托,更是海洋地缘建设的重要载体。在“一带一路”与海洋时代区域发展战略下,大湾区有着重要的地缘建设价值,有着更深层的地缘建设使命,尤其是在“一带一路”的多边合作制度机制创设、规则话语权形成等方面。在大湾区建设定位上,须从地缘建设层面,打破仅限于大湾区经济的视角局限,不能忽视规则话语权、大湾区及国家话语体系形成的重要指向。


  继G20杭州峰会与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后,大湾区时代又赋予浙江新机遇。在新的历史起点上,浙江面临着更美好的憧憬与更高水平的期待。面对大有可为的战略机遇期、干事创业的发展黄金期、不进则退的转型关键期,大湾区战略无疑是牵引浙江未来跨越发展的重要发动机,塑造浙江未来发展新优势的关键着力点。秉持浙江精神,干在实处、走在前列、勇立潮头,“一带一路”大棋局下的环杭州湾,正在讲述浙江新故事、谱写浙江新篇章。


(作者为宁波大学东海研究院教授 钭晓东)

(来源:浙江日报)

返回顶部